文化 文化人物 热点
叶嘉莹捐出个人财产 自称除了喜爱诗词别无所长
华夏经纬网   2018-06-26 09:05:24   
字号:

  那个最富诗情的女人,为此捐出个人财产 

  白昼谈诗夜讲词,

  诸生与我共成痴。

  临岐一课浑难罢,

  直到深宵夜角吹。

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25/5248f2c7a78b44b882643d15c41490e7.jpg">
 
叶嘉莹接受媒体采访。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她一生痴迷中国诗词,为之著书立说、传道授业,可谓是最富诗情的女人。

  她说:我是真的喜爱诗词。我总是想,我要把我所懂得的、体会的,尽量传递给下一代年轻人。

  她还说:如果可以见到一位古人,自己最想见的是孔子。

  24日,被称为“中国最后一个穿裙子的先生”叶嘉莹,现身南开大学迦陵学舍的一间小屋。她衣着简单白裙和水墨罩衫,如其性格一般简单、恬静。

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25/95ac95d8e0524feb87e394065f751bbe.jpg">
 
南开大学迦陵学舍门前,荷花绽放。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本来十分拥挤的房间内让出一条路,供叶嘉莹通过,落座后响起阵阵掌声。因她很少露面,不少人慕名而来,赠送画、根雕、丝巾等礼物。叶嘉莹一面连声道谢,一面与来者合影。

  本月初,她刚刚宣布将个人财产捐赠给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迦陵基金”,支持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目前已完成初期捐赠1857万元。

  为何如此慷慨?叶嘉莹淡然回应说:“我从来不为自己的得失利害而烦恼。我内心有理想、有持守。这样我就活得内心很平安,也很快乐。”

  白昼谈诗夜讲词,诸生与我共成痴

  能让叶嘉莹滔滔不绝的,是她73年的执教经历。原计划一个小时的见面活动,因她十分健谈而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和以往总喜欢站着讲话不同,虚岁95岁的她现在走路需要人搀扶,听力也有所衰退,但思路十分清晰,精神也非常矍铄。

  “我这个人什么都不会,除了喜爱诗词之外就别无所长了。”

  虽然在外界眼中,叶嘉莹是有着传奇经历的“叶先生”,但她自己却十分谦虚,认为除了对诗词的热爱,并无任何可炫耀。

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25/1874d929dc10440bba6ac6ef0ed7df7d.jpg">

    资料图:2016年,著名古诗词学者叶嘉莹获“影响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中新网记者 金硕 摄

  叶嘉莹1924年生于北京书香世家,从小受到传统文化熏陶,1941年起就读于辅仁大学国文系,师从古典诗词名家顾随教授,并深得赏识。她读大学时的诗词习作,就被顾随教授惊叹“青年有清才若此”。

  1945年毕业后,叶嘉莹就到北平的一所中学去教书了。回忆起这段半世纪前的往事,她提到自己平日里“不爱讲话不善于应酬”,可是去教书后,“发现有很多话要告诉学生”。

  为学以来,叶嘉莹一直都在做古典诗词的“摆渡人”。1980年,她的代表作《迦陵论词丛稿》出版,将西方理论引入古典诗词研究的大胆尝试,引得文史大家缪钺主动来信盛赞:“继《人间词话》后,对中国词学之又一次值得重视的开拓。”

  这样的心境源自对诗词的热爱。而在叶嘉莹的影响下,学生们也往往被她感染。

  叶嘉莹初回南开授课时,讲授汉魏南北朝诗。那时她已经55岁,每周上课两次,地点在一间约可坐300人的大阶梯教室。每次上课都“人满为患”,连教室的台阶、窗台上都坐着学生。

  先生白天讲诗,晚上讲词,学生们也听到不肯下课。她用一首诗“白昼谈诗夜讲词,诸生与我共成痴。临岐一课浑难罢,直到深宵夜角吹”形容当时的场面。

  “我是真的喜爱诗词。我总是想,我要把我所懂得的、体会的,尽量传递给下一代年轻人。”

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25/149b9de1da234908947033492c4b8bbb.jpg">
 
南开学子读诗。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叶嘉莹认为,自己既然体会理解了诗里这么多美好的内涵,如果不传播出去,就是上对不起古人、老师,下对不起后来的年轻人。

  “所以一直到现在,我教书有73年之久了,还在教书。我这个人别无所长,就是喜欢诗词,而且愿意把我喜欢的诗词介绍给年轻人。”她说。

  事实上,上世纪六十年代,叶嘉莹赴北美讲学,将中国诗词之美介绍给世界;回国后,又致力于推广几近失传的吟诵。

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摄"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25/67fec8796c374c5c8573252280d277d3.jpg">

    资料图:2016年,叶嘉莹与其来自海内外的弟子及读者粉丝在迦陵学舍内共同欢度教师节。 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摄

  直到今天,一遇到有同学读诗,叶嘉莹都会指点一二,有时还要亲自吟诵。见面会上,看到莘莘学子们的朗诵,叶嘉莹数次点头,反复告诉同学们,读诗“要把诗和声调的美读出来”。

  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虽然身体已大不如前,但叶嘉莹依然坚持自己的研究。她笑言,如今自己仍然过的是“苦行僧+传道士”的生活。

  本月初,她刚刚宣布将个人财产捐赠给南开大学教育基金会,用于设立“迦陵基金”,支持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目前已完成初期捐赠1857万元。而这已不是她第一次如此慷慨大方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叶嘉莹回国自费教书,讲课也不要任何报酬。她觉得当时国家很穷,自己是心甘情愿回来的,不能跟国家要一分钱。

中新社发 张道正 摄"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25/8d0816f208714eb4af459d1c4b3e499a.jpg">

    资料图:2013年,学者叶嘉莹在南开大学举行讲座《从西方文论与中国诗学谈李商隐诗的诠释与接受》。中新社发 张道正 摄

  “等到我把我所有从加拿大带回来的钱、我的房子都捐出去了,我就一无所有了。”那时候,叶嘉莹连生活费用都没有了。南开大学给了她一部分补助,又陆续为她请了两个保姆。

  也许是觉得两个保姆太过“奢侈”,95岁的叶嘉莹在见面会现场,还特意就此解释。

  “请第一个保姆是因为很多年前,我跌了一跤,半夜里把锁骨跌断了。当时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一直躺在地上,躺到天亮才勉强爬到电话那里,通知学校说我跌伤了。所以后来晚上有了保姆陪住。”

  差不多半年多以前,叶嘉莹又在家里“跌了一跤”。“直直地躺倒在地上,结果后脑鼓了一个像鸭蛋大的包。”她一边用手比成个鸭蛋大小一边说,“结果就是我的助理说‘你不能一个人在家里了’,所以现在昼夜有两个保姆轮流看护我”。

  其实,叶嘉莹的生活很简单。“保姆常常笑我,她说‘你这个人除了每天趴在桌子上看书写字,也很少休息,我们不喊你吃饭,你简直就不记得吃饭了’。我最近还写了三篇文章,陆续会发表。他们说我简直是‘苦行僧+传道士’。我就想到孔子说的‘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

  君子忧道不忧贫

  诗词之外,叶嘉莹一生坎坷。

  然而,24日的整个交谈过程中,叶嘉莹都十分平静,就连谈起那些悲伤的过往,也难在她脸上找到丝毫不悦的神情,仿佛在讲述一个跟自己无关的人。

  读初中时抗战爆发、陷于战火;高中时母亲去世;结婚后,随丈夫迁居台湾,却遭遇“白色恐怖”;1976年,大女儿夫妇又因车祸永远离开了她。

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alt=点击进入下一页 src="http://i2.chinanews.com/simg/cmshd/2018/06/25/6a2e4fe3e7674ab3991c988ee72ab604.jpg">
 
南开学子向叶嘉莹赠画。中新网记者 宋宇晟 摄

  尽管遭此,叶嘉莹并没有向命运低头。她曾受聘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终身教授,获授“加拿大皇家学会院士”,成为该学会有史以来唯一中国古典文学院士。

  如何熬过这些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在叶嘉莹看来,支撑她的正是自幼所受的传统文化教育。

  “古人读书是为了做人、修身、养性。我是很传统的人,开蒙第一本书就是《论语》。我想我平生的行事可能是受了《论语》很大的影响。”

  叶嘉莹说,自己小时候印象很深的一句话就是在《论语》中读到的一句话——“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

  “读到这句话真像一道闪电轰雷。那时候我就在想,‘道’是什么东西?”

  如果可以见到一位古人,叶嘉莹说,自己最想见的是孔子。

  “我又读到,‘君子忧道不忧贫’。所以我从来不为自己的得失利害而烦恼。我自己内心有我的理想、有我的持守。这样就活得内心很平安,也很快乐。”

  叶嘉莹承认自己“就不是一个对现实利益很关心的人”,“所以好多人说我是‘不可救药的愚昧老夫子’”。

  说罢,她像个孩子一样哈哈大笑。(记者 宋宇晟 张道正)

来源:中新网微信公众号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最后的卫道者:写齐了海陆空三军的军人
·姜文谈“一流导演”:有话想说,还说得利索
·文怀沙:白话解屈原 甲骨入书法
·从昆曲名角、工人到女教授……她把日子过成传奇
·诗词大家叶嘉莹回应捐赠家产:君子忧道不忧贫
·淡看生死,笑对争议 108岁楚辞专家文怀沙先生仙逝
·叶嘉莹回应捐赠家产:从不为得失利害而烦恼
·学者:没有安史之乱,杜甫可能只是个二流诗人
·中国小提琴家刘育熙伦敦演绎伯父刘半农名作
·刘慈欣:没有一个科幻作家预言到移动互联网时代
·张艺谋自认喜欢忙碌:“我们这代人不喜欢耽误时间”
·刘心武:影响我最大的十个作家
·林燕妮离世:莫问佳人何在 知交多半零落
·朱伟:八十年代的文学故事是说不完的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聚焦文物保护利用改革新政
·盘点2018年9月文化关键词
·沉没124年后 甲午海战北洋水师“经远舰”现
·故宫家具馆开放 仓储式展陈明清宫廷家具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再现“大唐风华”
·故宫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工 预计2020年完工
文化视野
  更多
·第三届丝绸之路(敦煌)国际文化博览会
·天涯共此时 又是一年中秋佳节
·聚焦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
·2018北京国际文交会 文创新成果精美吸睛
·《延禧攻略》中的非遗“攻略”
·2018上海书展:汇书成“海” 书香动人
文化365
   
·重阳说“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数字
·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编辑推荐
 
·揭秘《永乐大典》修复:曾被暖气困扰 细致
·故宫海上丝绸之路馆建设启动 计划2020
·《国家宝藏》第二季在故宫正式启动
·电影国庆档遇冷 《无双》逆袭摘冠
·15部电影扎堆国庆档
·眼睛当“鼠标”看古画 当故宫遇到“黑科技
·“经远舰”水下考古第一阶段结束 出水文物50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幻乐之城》总导演回应质疑
中国电视剧名字来源于1958年的《一口菜
殷墟科学发掘90周年 见证中国考古学诞生
沉没124年后 甲午海战北洋水师“经远舰
最美重阳诗词 思念亦重重
中国传统节日之重阳节
学者还原真实杨贵妃:体重60公斤 身高1
欧美出版界的情色浪漫小说:内容越来越重口味
重阳节
重阳节诗词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